相关文章

72岁温州阿婆长期用这种滴眼液 耽误病情险失明

连日来,莎普爱思滴眼液在白内障患者中传得沸沸扬扬,这个在他们心中可治疗白内障的“神药”却被眼科医生质疑为无效药。在温州市,曾试图靠莎普爱思治愈白内障的72岁王阿婆,在使用四年无效后放弃药物,昨天在温医大附属眼视光医院接受了日间手术。眼科专家表示,手术是治疗白内障唯一直接有效方式。

用莎普爱思治疗白内障却耽误病情

72岁的王阿婆是一位白内障疾病老病号,近段时间,她的双眼只有微弱光感,走路经常磕磕碰碰。

其实早在几年前,眼科医生就建议王阿婆手术治疗,但老人担心手术有风险而抗拒。这几年,王阿婆一直靠莎普爱思滴眼液来治疗白内障。几年来滴了数十瓶,花费数千元,但效果并未如她想象的神奇,视力也从最初的不清到模糊到只有光感。昨天,在家人劝说下,王阿婆放弃滴眼液,到温医大附属眼视光医院白内障专科求医。

白内障专科副主任医师陈鼎详细检查并了解王阿婆的病情后表示,王阿婆是单纯性白内障,不用住院,选择日间手术便可完成整个白内障治疗过程。

12月7日,陈鼎为王阿婆进行了白内障手术。

白内障手术“即做即明即走”

陈鼎表示,传统白内障手术只是以复明为目的,但随着技术设备进步,白内障手术也从“复明手术”时代跨入了“屈光手术”时代。日间手术的普及更让白内障手术“即做即明即走”,无需住院。

前段时间,51岁的林先生在温医大附属眼视光医院做了“飞秒激光白内障手术”,激光手术仅用了80多秒钟,加上后续超声乳化和人工晶状体植入,整个手术不到10分钟就完成了。

术后当天,林先生在日间病房观察1小时之后就出院了。术后复查,林先生视力由原来的双眼0.3,提升到1.0。

“绝大部分的白内障和年纪变大有直接关系。”陈鼎表示,人的眼睛里有一个晶状体,晶状体老化混浊就会形成白内障,如同照相机的镜头,随着时间推移,镜头出现老化模糊,看到的图像清晰度和对比度会下降。

陈鼎说,门诊中不少老年人害怕开刀,觉得既然有药物可以治疗,就舍弃手术。但他们不知道,目前并没有药物能阻止或逆转白内障,而且患者使用没有确切疗效的药物只会耽误治疗,还可能有其他并发症。

“在10个需要白内障手术的患者中,至少有三四个提出用莎普爱思代替手术的要求。”陈鼎说,近年来企图通过药物治疗白内障而导致病情加重错过最佳治疗时机的白内障患者不在少数,甚至拖到白内障晚期出现并发症,如急性青光眼、葡萄膜炎等失去复明的机会。

手术仍是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手段

对于莎普爱思滴眼液,陈鼎很熟悉,甚至在几年前就关注它。近段时间,一篇有关莎普爱思《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经“丁香医生”发布后,引起热议。文章列举国内多位眼科医生说法和权威文献资料,质疑莎普爱思滴眼液通过广告营销,误导患者,延误治疗。

“白内障的发病机制复杂,目前还没有一种眼药水或药物对白内障有确切的临床疗效。”陈鼎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谓的治疗白内障药物,可能只适合一小部分早期的白内障患者,且最多只能起到暂时性的延缓作用。

在温医大附属眼视光医院,专家们一致认为目前治疗白内障手术,唯一直接有效的治疗方式就是手术。

陈鼎的说法,得到了温医大附属眼视光医院之江院区院长王勤美的认同。

温州眼科专家 将在年会上做相关学术报告

在不少眼科医生看来,莎普爱思滴眼液扩大了适应症,在广告里混淆了症状和疾病,以症状代替具体疾病宣传。比如,在广告的音频和字幕上,提到“模糊滴”、“重影滴”和“黑影滴”等疑似涉及症状的宣传。

“早在几年前,我们医院的眼科医生就已经关注到莎普爱思。”王勤美表示,莎普爱思可能因上世纪90年代科研条件的限制,没有设立明确的客观指标,造成临床试验的关键缺陷。

参与国家标准《标准对数视力表》(GB11533-89)制定的王勤美说,最关键的一点是,在先前1995-1997年临床试验中,由于没有采用有意义的客观指标,只采用了视力这一主观指标;而且又使用了已经在1990年被废止的国际标准视力表,得出了莎普爱思疗效虚高的试验效果。

陈鼎表示,相对于现在临床试验,莎普爱思不仅缺乏白内障浑浊度等关键性客观指标,还缺乏大样本、长时间的随机对照研究等。

据悉,浙江省眼科年会将于12月9日在温州召开,届时王勤美将在年会上做一个《从莎普爱思看视力指标在临床研究中的重要意义》的专业学术报告。

浙江新闻+

12月6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知称,鉴于医务界部分医生对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疗效提出质疑,要求浙江食药监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有关规定,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为防止误导消费者,该药品批准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症中规定的文字表述,不得有超出说明书适应症的文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