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银行税务工商等多部门齐发力温州突围信用困境

当浙江捷达服饰企业几乎陷入绝境时,浙江永嘉县政府和华夏银行温州分行为其伸出了援助之手。信用环境变差,也使浙江地方政府感到忧虑,为此,包括温州银监分局在内的多个政府部门正在为改善温州的信用环境而努力。

“活下来比发展更重要。”这是浙江捷达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志德在经历了去年温州信用风波之后的最深刻体会。

记者赶到陈志德经营的服装企业时,数百名工人正伴随着隆隆的机器声,忙着赶订单。而就在去年9月,这家以生产休闲服、牛仔等水洗风格服饰为主、客户群稳定、市场广阔的企业差点被温州“跑路潮”引发的海啸所吞噬。

银行和政府合力“拉一把”

彼时,陈志德为一家制鞋企业申请银行贷款提供了1000万元担保,结果9月底,“电话打不通了,人也找不到了。”出乎陈志德意料,曾经关系很好的这位朋友由于担心资金链断裂,切断了和他的所有联系。

“后来通过他家人了解到,他把银行的贷款拿来还高利贷,但是利率太高,已经还不上了。”陈志德告诉记者,这家企业目前还在运转,没有出现倒闭的情况,至今企业主仍然没有和他联系。

“一边要承担担保企业1000万元债务的代偿责任,一边企业赶订单急需流动资金,真的难熬。”回忆起当时的艰难境况,陈志德记忆犹新。

当陈志德的企业几乎陷入绝境时,浙江永嘉县政府和华夏银行温州分行伸出了援助之手。在得知捷达服饰的困境后,永嘉县政府连夜成立联络组,召集辖内银行专门针对捷达服饰的问题举行座谈会。会上,华夏银行温州分行行长林显斌主动提出希望政府能支持该企业的发展。

“捷达服饰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和稳定的订单,历来在银行都有良好的信誉度,凭借多年的合作经营,我认为这样的企业需要银行和政府合力‘拉一把’。”林显斌说。

而开座谈会这回事,陈志德直到今天才知道。

“我在9月中旬向华夏银行提出1000万元的贷款申请,很快就批下来了。永嘉县政府则减免了企业5年近80万元的多项税费。”陈志德充满感激地说。

特殊信用环境下的特殊对策

事实上,对于这场“死里逃生”,值得反思的不只是陈志德一人。

企业之间的互保行为固然可以扩大双方的融资能力,进而促进企业的发展。然而,企业间的互保贷款极易形成债务链,一旦某个环节出现断扣,就有可能引发区域性金融风险,甚至危及地方经济发展。去年的温州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林显斌清楚地认识到,在温州这种特殊的信用环境下,对企业之间互保贷款的发放,必须尤为谨慎,即使发放,也要对企业互相担保的情况进行严格审查,减少借贷风险。

信用环境变差,也使政府感到忧虑,为此,包括温州银监分局在内的多个政府部门正在为改善温州信用环境而努力。“近年来,温州银监局以中小企业为突破口,将完善信用担保机制和加强社会信用建设结合起来,由银行、税务、工商等部门相互配合,建立起包括信用征集、信用评价、信用担保在内的社会化信息平台,切实改善银企联系的外部环境,使银行和担保机构等有关方面能够及时了解企业及法人的信用等全面情况。”温州银监分局副局长周青冥介绍说。

而搭建良好的信用环境,对银行来说也有重要意义。

据华夏银行中小企业信贷部温州分部副总经理王世杰介绍,当前温州年产值在500万元以下的企业有14万家,500万元至1亿元的企业有8000家。“搭建良好的信用环境,帮助银行缩短信贷流程,降低信贷成本十分必要。”王世杰说。

把防范信贷风险摆在重要位置

在温州这样的地区,民营经济比较发达,小企业授信需求多样化,这就要求银行即使遇到困难也不能放弃创新。

正如林显斌所说,银行要做的不是停止创新,而是加强风险防范,弥补实践中遇到的问题。“从传统信贷流程来看,客户经理负责营销,在他提交企业的情况以后,银行派专业审批人员进行审批,由他们决定贷款是否发放,这就意味着审批人员从事后台管理。但是,我们要求每一个贷款审批人员,都要到企业现场去了解情况,定期去感受小企业的经营情况。在此基础上,再增加一道关口:客户经理的贷后检查。他们必须每个月去看企业的‘三品’——小企业‘一把手’的人品、产品、抵押品,‘三表’——电表、水表、保管表,确保企业运转正常。”

事实上,在温州,防范风险并不只是银行的任务,在周青冥看来,经过去年民间借贷风波以后,温州的中小企业在风险意识上“更加成熟”。“现在温州的企业主已经明白了这样的道理,在银根宽松、宏观调控偏松时,很多企业盲目和过度扩张,一旦遇到宏观调控偏紧、银行信贷规模紧张的情况,资金链就容易出问题。现在他们不会再把大量资金投入到房地产、股市、汇市,而是意识到要做好主营业务,踏实做好实体经济。”周青冥说。

未来,监管部门还将就严控信贷风险、引导信贷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开展多方面工作。“一是年初开展整顿银行业不良经营行为,加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要求银行业合理盈利,在收费上一定要公开合理,并要求在一定时间,把收费标准、收费情况向社会公布。对小企业减轻财务压力,规避银行业为了牟取利益做违规事情。发挥银行业协会协调、监督作用,要求在贷款利率和收费上,倾听小企业的声音。二是对小企业专营机构进行批量化审批。三是为了鼓励银行业做好小企业金融服务,与银监部门的行政审批、市场准入挂钩,确实做的好的企业,在行政审批、市场准入方面优先。四是构筑信贷资金流入民间借贷市场的‘防火墙’。银行员工参与民间借贷,必须开除。要求银行坚决执行贷款新规‘实贷实付’,确保银行资金流向小微企业。”周青冥告诉记者。